清华博士生“弃研从教”有何可惜的

(文章来源:未知 作者: 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1-27)

  近日,清华博士生萧杨突然放弃留校继续做科研的机会,与北京一所重点中学签约做数学老师。其导师写下3000多字的长信,表达惋惜与困惑。数日后,萧杨在一个社交网站上贴出一封长信回复老师,“我已经厌恶科研了。”(11月23日《新京报》)

  按照传统的所谓“人才观”,博士的工作定位就是搞科研,起码也得在高校里混,唯其如此,才算“人尽其才”。如果到中学当老师,或是干别的营生,就是“大材小用”“浪费人才”。从这个角度看,萧杨博导表达惋惜与困惑可以理解,何况,科研事业也是薪火相传,培育或特色到一个“好苗子”不易。然而,站在“大人才观”的角度审视,这类惋惜与困惑折射了评价人才的狭隘与偏颇,欠妥。

  通俗地讲,人才就是某一行当中出类拔萃的佼佼者或领军人物。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”,别说是当中学老师,就是从事卖肉、剃头等所谓“粗俗”行当,干得好,也能成为瞩目的人物。行当之间无高低贵贱之分,有的只是干得一般化与干得出彩之分。当中学老师怎么了?当中学老师也不轻松,若要当一个优秀的中学老师就更不容易了。退一步说,即使没当上优秀老师而只当了一名普通教师也没什么,正是成千上万的普通老师构成了最可爱、最受尊敬的“园丁”群体,没有他们默默无闻的辛勤培育,哪能有各行各业的栋梁?哪能有宏大的建设者大军?搞科研有意义,搞教学也有意义,萧杨的选择无可厚非。

  萧杨说他从小被教育成“听话的好孩子”,自己的兴趣很少被顾及,这是耐人寻味的。兴趣是成就个人业绩与价值的原始推动力。对某一行当没兴趣,硬着头皮去做,无疑是痛苦的折磨,即使取得暂时的成绩,也不会走得很远。若是对某一行当有浓厚的兴趣,甚至到了如痴如醉的程度,他必将取得令人刮目相看的成就。萧杨弃研从教,主因是对科研没兴趣了,非让他继续搞科研,不是活受罪吗?还能硕果累累吗?他过去取得的业绩只能说明过去,不能说明未来。

  如今,是个价值取向多元化的时代,年轻人更强调个人的价值和兴趣,这是时代的进步。萝卜白菜各有所好,年轻人选择何职业,完全是个人的权利。只要他们有兴趣,学有所用,造福社会,就有助于社会和谐,我们应尊重其选择,大可不必指手画脚。就萧杨弃研从教而言,少了一个搞科研的,科研界不会伤“元气”;多了一个搞教学的,也许教育界可能升起一颗“明日之星”。孰轻孰重,不言而喻。

新闻评论

您的观点仅代表您本人,请文明发言,严禁散播谣言和诽谤他人!
验证码
评论列表
已有 0 条评论(查看更多评论)

有图博客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有图博客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视频,版权均属咸丰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 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咸丰新闻网”, 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
②本网未注明“来源:有图博客”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 内容的真实性。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“来源”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如擅自篡改为“来 源:有图博客”,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如对文章内容有疑议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。

③如本网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有图博客联系。

更多图观咸丰